Tony tongzhou %28chinese%29

Tony He Tongzhou (Chinese Page)

Economics Graduate (2016) from Beijing, China.
I play the piano, and I love Chopin and Rachmaninoff.

約翰福音 3:16 CUV

神愛世人 ,甚至將他的獨生子賜給他們,叫一切信他的,不至滅亡,反得永生。

我出生在一個非基督徒的家庭。父母以前也都是黨員。雖然並不是很堅定,但我一直也是在無神論的環境下長大的。我一直認為這個世界沒有神,也沒有所謂的鬼。科學可以解釋一切,而且一切那些說這個世界有神或者有超自然的物質都是在空談。我認為這些都是迷信,騙別人錢的。而那些世界的宗教都是出於一些文化的儀式罷了。(聖誕節,復活節)

我第一次來到教會是在2004年的聖誕節。那時我9歲。當時我爸爸在外企工作,而他的老板是一位基督徒。他把我們全家帶到了北京的一家家庭教會。我好奇他們在做些什麼,為甚麼大家要慶祝西方的節日。他說這裡所敬拜的就是神,而且是全世界的(他提到天壇,以及它與其他的區別)我馬上警覺了,而且反駁說“不對,這世界不可能有神”。然后他說“這世界為什麼不可能有神?”這句話讓我特別驚訝。因為以前從來沒有任何人質問過我關於神的問題。我一直以來都認為“沒有神”是真理。這句話觸發了我,也讓我瞬間產生了許多問題。包括:這世界是怎麼來的?為什麼有人?為什麼這個世界這麼和諧?為什麼很多事情解釋不了?人死后去哪裡?當時自己便陷入這種困境。過后又回想到這個問題:為什麼不可能有神?世界上很多東西都是人創造的,難道就不可能有一個掌管這個世界的創造者麼?所以我的思想開始變得更加開放,敢於接受基督教的信仰。2005年的時候在父母的帶領下我開始去教會,到最后我決定成為一名基督徒,並接受這樣的信仰,總共花了大約一年的時間。就是當時10歲成為一名基督徒的時候我也幾乎什麼都不明白。但是我很感恩,因為基督教並不是一個宗教儀式,也不是一個課程體系。

所以在這個10年左右的時間裡,我經歷了許多許多事情。在這裡分享一下我申請大學的經歷。一直以來我是在很傳統的中國家庭中長大。有一種“人定勝天”的思想。去教會後接觸到一些概念“恩典”,“罪惡(缺陷)”,“救贖”。這與我先前的觀念格格不入。對我來說最難理解的便是恩典。我一直認為任何的成功都是自己努力的結果。如果有天堂的話,那麼一定是自己靠著自己的努力走進去的,而上帝隻是做者幫助扶持的作用。換句話說,上帝的愛或者恩典是有條件的,你必須要努力爭取神的愛。所以我一直表現得十分強勢,家裡人也不停地灌輸著“你要剛強,而且自強不息”。我也十分努力學習。當我真正收到LSE的offer的時候我很高興,很感恩。但是同時我又認為這是應當的,因為我為此付出了巨大的努力。

事情並沒有這麼簡單,LSE給的是conditional offer,當時我的語言成績並不夠。在此之前我考的一直是托福,當時最近的一次是2012年9月初的成績。學校的要求是單項不低於25分,我口語拿了24分。覺得問題不大,便和學校argue。校方還是婉言謝絕了我。后來綜合分析了一下,覺得雅思可能會更簡單些,單項不低於7分,便開始准備考雅思。

由於我當時接到了許多美國和加拿大的unconditional offer,我在選擇的時候也陷入了許多困惑。當然我也想來LSE,所以我便又禱告說“神啊,不知你的心意如何,但如果LSE是你想讓我去的學校的話,我希望雅思考試能有個不錯的寫作成績。”這麼說是因為我沒有考過雅思,總聽同學說寫作很難。那一次雅思沒怎麼准備,也沒想著一次就過,后來我確實沒過,又是口語差了一點點,但是寫作拿了8分。是個意外的驚喜。

接下來我便全力以赴地准備雅思考試。我幾乎刷光了所有的考題,不停地聯系口語寫作,把能做的都做了。我記得第二次考完后我的感覺好極了,那時正值六月畢業季,就歡歡喜喜地和同學們去雲南畢業旅行了。就在回來的前一天,雅思出來了。我登錄的時候滿心歡喜,但結果卻大大地出乎我的意料。這次口語過了,寫作卻拿了6.5分。現在還記得,我當時坐在車上,瞪大眼睛看著手機屏幕,看了整整兩分鐘,真的不敢相信這是我的成績。我不懂,而且十分不理解上帝會這樣對我。第二天我就病倒了。在那以后,我把能用的辦法都用盡了。我在學校給的deadline之前又考了兩次,但都沒有過。我又給學校寫了好幾封郵件,希望能夠酌情考慮我的成績,也被一一駁回。我還申請了學校的語言課程,但被告知這些課程對本科生不開放。學校的態度很堅決,而我真的無能為力了。我十分困苦,又向上帝禱告,說我為此付出了巨大的努力,而且我也遵守尋求祂的心意,為什麼上帝要把我逼到如此淒慘的地步?

那天讀聖經的時候,正好碰見這句話。神說:“我的恩典夠你用的,因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軟弱上顯得完全。” 這對我價值觀的沖擊十分巨大。為什麼神會給我們恩典?為什麼人要軟弱?我應該剛強努力才能成功啊。但是當我再去看看靠著自己努力的結果,全部都是失敗(哪怕只是一點點),而且越來越差(後來的兩次考試),看不到任何希望。我真的看到了我的軟弱。所以那天我向上帝敞開心靈,說 “神阿,我需要你,需要你的恩典和愛。因為我真的意識到原來我是軟弱的。”

就在deadline當天(記得很清楚),我接到通知說我先前復議的成績被提分了。我的寫作成績從6.5提到了7.0,從而滿足了LSE的要求。是一件不可思議的一件事情。我分享不是想說:因為有一位神,而且我信靠祂,我的雅思就過了,所以信基督教是總能得到祝福的。不是的。這件事情本身並不重要,而且我相信在座的各位也有類似甚至更加驚心動魄的經歷。但是當我反觀這件事情的時候,總覺得上帝在和我開玩笑。如果我們假設有一位神(接受此概念),這位神是全能的而又愛我們的話。祂可不可以在當初我托福口語上多加1分呢?完全可以。祂沒有這麼做,導致我一年(2012.8-2013.8)一直在忙活考語言(更何況我英語也沒有什麼問題)。看看其他去美國,加拿大的同學在高中最後一年的生活,再看看我一年一直考雅思,而且每次都是失敗(並且每次就差一點點)。我總是很難過,有時候總是一個人默默地哭。但是就是這一年,我認識到了原來無論你多麼努力(竭盡全力)人都是軟弱的,或者說是罪惡的,或者說是敗壞的,再或者說是達不到神的要求的。上帝知道這一切。祂愛我們,賜給我們恩典。這些愛和恩典是無條件的,也是救贖的。而我們要做的,便是放棄自己,接受這樣的恩典。一直以來我拒絕這些恩典,認為我可以靠著自己努力創造恩典。但不是這樣的。什麼是恩典?恩典是自己不配得到的東西,卻白白給你的。當我真正認識到我是軟弱的時候,我便學會了接受這樣的恩典。

事后有很多朋友祝賀我,有些人說這是命運,也有的說我憑著驚人的毅力和雄厚的實力拿到了offer,他們說要向我學習。我便覺得很好笑,說你們不懂這其中的過程。其實並不是這樣,是我真的意識到自己徹底失敗了,放棄了抵抗,完全地把它交托給了天父,才通過了考驗。

Contact Tony He Tongzhou (Chinese Page)

Email: hetongzhou@live.com 我怎樣才能成為一個基督徒?http://christ.org.tw/faith/become_a_christian.htm